奶奶做的fitflop鞋

自我的記憶中,我的奶奶勤勞樸實,有求必應,說起話來乾脆俐落,一雙手總能做出可口的飯菜,還能做出一雙結實又好看fitflop布鞋。一把普普通通的鍋 鏟,一個普普通通的平底鍋,在奶奶手中就變成了一個美味的百寶箱,你想吃什麼就有什麼:紅燒肉、荷包蛋、南瓜餅、蛋炒飯幾乎無所不能。每一次我都吃的 碗中一粒米也不剩。其中我最愛吃的當屬荷包蛋了,那黃白相間的蛋白中鑲嵌著一顆紅寶石般的蛋黃,吃起來雖然有點油,但卻油而不膩,可謂是百吃不厭啊!而奶 奶每當我吃著那香噴噴的飯菜時,總會在一旁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奶奶平時十分忙碌,又要買菜燒飯,又要又要給我小孩子做fitflop布鞋,還要澆水種菜,幾乎沒有多餘的時間休息,可每當有人來我家做客的時候,奶奶總 會停下手中的活,燒上一兩個好菜來招待客人。由於奶奶的熱情大方,鄰居們有了好東西也都會拿出來和奶奶分享,她們還總會來跟奶奶學做fitflop鞋子, 因為奶奶做的fitflop鞋子是出了名的好呢。每當我雙休日回老家時,奶奶總會為我做上一兩個我最愛吃的荷包蛋.有一次,我親眼目睹了奶奶做荷包蛋的過 程:瞧,她先把鍋擦乾淨,然後倒入一小勺油,然後用小火燒一會兒,再拿出一枚雞蛋,在碗邊上小心翼翼得敲開,往鍋中一倒,蛋黃和蛋清就流入了鍋中,不一會 兒就成了一朵花的形狀,待蛋清變成蛋白後,再用鍋鏟小心翼翼得把蛋翻一個身,再炸一會兒,一個香噴噴的荷包蛋就做好了。我見了也蠢蠢欲試,可看起來容易做 起來難,本來一個完美的荷包蛋被我燒成了一團黑糊糊。一旁的奶奶被我的狼狽樣子逗得哈哈大笑。在一旁等候的我早已“口水直流三千尺”了,便迫不及待的咬上 一口,,香香嫩嫩的蛋白配上濃濃的蛋黃,那味道真是無與倫比啊!
晚上,我們要回家去了,奶奶不舍的望著我們:“在這兒這一夜嗎,明天早上不也來得及嗎?”爸爸搖了搖頭,說:“明天早上可能會下雨,晚上走好一些。”“對 了,還有這個,差點就忘了。”原來是一雙粉紅色的fitflop布鞋,奶奶看我腳上的fitflop行動塑身鞋舊了,就給我做了一雙新鞋子,我拿著奶奶親 自給我做的fitflop鞋子特別感動。奶奶雖然身在鄉下,可心卻一直伴隨著我,我冷時她送來了剛織的毛衣,我失落時少不了她的鼓勵。我愛奶奶的菜肴,更 愛愛我的奶奶。